幸福人寿大股东——中国信达以75亿元-游戏王online-资讯快播
点击关闭

经营寿险-幸福人寿大股东——中国信达以75亿元-资讯快播

  • 时间:

邓超孙俪家添新丁

「幸福」的不幸:投資承保皆失靈

業績不斷承壓的同時,幸福人壽的管理層依然處於缺位中。2019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總裁職位仍為空缺,距上次信達出身的總裁萬鵬離職已經一年有餘,一直由信達出身的董事長劉明兼任臨時負責人。

2015年發生幾起數額巨大的保險公司牌照交易,先是恆大集團40億收購中新大東方(后更名為恆大人壽)50%股權,以此評估牌照價格80億元。如果加上隨後的增資等,恆大累計投入可達百億元之巨。

違規清退、經營落寞不一的2019年,註定是個公司治理、股權騰挪的大年份。只不過,一片中小險企的悲鳴中,還有多少企業有意願、有實力接盤一家保險公司?「爆雷」的幸福人壽是個很好的觀察樣本。

遺憾的是,縱然擴張迅速,但其商業化轉型收效甚微,不少金融子公司經營困難,甚至拖累主業發展。

如今幸福人壽註冊資本金101億元,總資產678億元,營業收入105億元,在對應50.995%的股權,價值幾何?

若在掛牌公告期屆滿前,轉讓方收到全部標的企業其他股東明確表示放棄優先購買權的回復或其他股東破產清算等實際無法行使優先購買權的情況證明文件,則本次交易直接根據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的交易規則確認受讓方及受讓價格,不再另行發送書面通知,徵詢標的企業其他股東是否行使優先購買權的意見。

「幸福」的底色:值多少錢?

隨後,有媒體披露,監管就現金流風險、投資端風險等問題約談了幸福人壽。同年底,幸福人壽以5.2%利率發債30億元。

編輯|半梳三個月後,幸福人壽大股東——中國信達以75億元,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出售幸福人壽50.995%股權。

第一個賣點,中國信達的公告中給出了解釋,這是一家全國性的中型壽險公司。

據此估算,幸福人壽估值約150億元。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幸福人壽總資產651億元,負債594億元,凈資產57億元。

入主12載,中國信達終要告別保險市場。繼2016年出售巨虧的信達財險后,信達正式出售巨虧后的幸福人壽股權。

彼時恰逢資產驅動負債模式頂峰,險資揚名資本市場時,多位大佬的夢想就是擁有一塊保險牌照,尤其是壽險。

2018年,人身險行業深度調整以及資本市場的動蕩中,幸福人壽遭遇急轉直下,投資、承保「雙輪」無一奏效,幾乎創下中國保險公司的虧損記錄,成為年度最慘保險公司。

雖然問題種種,但並非一無是處。

2007年,以「處置不良貸款」為初衷的四大金融資產管理公司(AMC)紛紛謀划商業化轉型,綜合金融集團幾乎成為其一致的選擇:通過重組、新設、戰略投資等各種方式,集聚金融牌照。

后    記誰來接盤?不得不承認,2016年是個賣牌照的好光景。

似乎沒有答案,從幾億元到幾十億元,甚至百億元均有。可以確定的是,前幾年保險牌照有着水漲船高的價格走勢。

另一個賣點,實現了全國性布局。幸福人壽目前在全國設有22家省級分公司,開設各級分支機構244家。

另一極具參考價值的為:2016年中國信達以42.2億元出售信達財險41%的股權。十年信達財險營業收入33億元,總資產63億元,註冊資本金30億元。

還是這一年,幸福人壽保險主業也是難看至極,保費收入僅為91.7億元,相較上年度縮水超一半。而該公司代表萬能險的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卻翻了近三倍,與整個行業「回歸保障」逆道而行,這當是另一種無奈。

2019年初始,四大AMC先後強調回歸不良資產主業。中國信達也明確提出:新的一年公司經營工作重點要緊緊圍繞「大不良」業務來開展,通過加速周轉,推動業務經營向集約型轉變。

這並非幸福人壽一家面臨的境況。放眼2019年,尤其是近兩年成立的新公司 ,註定是個公司治理、股權騰挪的大年份。

信達2018年年報顯示,其實現凈利潤120.4億元,同比下滑33.6%。其中主要原因是,控股子公司幸福人壽產生了較大的歸屬於本公司股東的應占虧損。

加之經濟下行壓力的增加,金融業不良資產有所抬頭,不良資產處置的壓力逐漸增加。2018年初市場放出消息:高層曾經指導AMC處理好主業與副業的關係,要求主業鮮明,副業有所選擇。

那位身陷囹圄的前保險監管主官在位期間,坊間一度傳言一紙壽險牌照價格可達百億元。

2017年,中天金融一紙公告:計劃以不超過310億元的價格,收購華夏人壽21%-25%的股權。此後上演收購拉鋸戰,各色新聞頻出。以310億元對應的21%-25%的股權計算,華夏人壽價值1200億元以上。

事實上,要一下子拿出數十億自有資金,且符合監管要求的企業並不多。但不排除符合條件的企業組成一個聯合體,以這種抱團的形式去接受。但心態錯綜的各方能否成功組合利益共同體?接盤之後的話語權歸屬,也是一個問題。

3-Insurance Today-

賣多少錢?掛牌底價不低於幸福人壽的資產評估備案結果,評估基準日為2019年3月31日,全部轉讓股份面向同一競買人或聯合競買團一次性轉讓。本次股權轉讓尚需取得股東大會的同意和監管部門的批准。

2016年,前五大險種盡墨,全部承保虧損。約30億元的保費,承保虧損近4億元,當年凈利潤虧損2.3億元。

1-Insurance Today-

成立於2007年的幸福人壽,是AMC系的首家保險企業。公開資料顯示,幸福人壽註冊資本101.3億元,在90家人身險公司中排名第13位。與雄厚資本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排名屢屢倒數的業績。

2019年初,福佳集團以190億拿下和諧健康險。這也是一家典型的資產驅動負債型保險公司,更為極端罷了。

過度依賴銀保,也是幸福人壽麵臨的主要問題。年報顯示,幸福人壽2018 年度原保險保費收入居前 5 位的保險產品中,有4款主要銷售渠道為銀保渠道。

時過境遷,宏觀經濟的走勢、金融監管政策的調整,加之在國資回歸本源、專註主業的背景下,還有多少有此實力的接盤者?

轉讓的原因:落實有關監管精神,優化整合子公司平台資源。

發端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誕生於「綜合金融集團」謀略下的幸福人壽,從成立至今,並不幸福:多年經營難言樂觀。2018年更是被稱為行業「最慘」的公司,巨虧68億元。

反觀,被收購的中新大東方(600327,股吧)人壽成立於2006年,註冊資本10億元,是地方國資和外資險企合資成立,經營多年難見起色,市場表現為既無規模也無利潤。經營近十年虧損依舊,2014年尚還虧損4800萬元。有數據統計的2009年至2014年間的累計虧損額超過3億元;保費規模方面,2014年僅有11.5億元,市場份額相對於國內近2萬億元的壽險市場可以忽略不計,分支機構亦寥寥無幾。

轉讓方已向標的企業的其他股東發送關於股份轉讓以及徵詢是否行使優先購買權的書面通知,截至目前,部分標的企業其他股東未明確表示是否放棄優先購買權。

擬出清所持全部幸福人壽股份,共計51.66億股。中國信貸目前為幸福人壽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50.995%。

此外,幸福人壽還面臨著退保增加的窘境。2018年,其退保金支出為90.7億元。僅2018年6月末,幸福人壽退保率就高達21.14%,遠遠超過同行水平。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今日保。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後續得益於保險資金投資渠道的放行,相當部分的中小壽險公司走上了資產驅動負債的發展模式。幸福人壽終在2015年迎來首度盈利,凈利潤3.35億元。

字裡行間,轉讓幸福人壽成為中國信達圍繞「突出主業」做出的戰略選擇。回溯信達財險、幸福人壽的誕生背景,生也戰略、退也戰略。

值得書寫的還有,幸福人壽還全國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開展了「以房養老」業務的保險公司。雖然業務開展有限,但是樹立了一定的口碑。

2-Insurance Today-

揮別「幸福」:財壽雙出三個月前的6月,中國信達在香港聯合交易所發佈公告稱:

2015年,資產驅動負債模式的頂峰,當年保戶投資款新增交費7647億元。2014年,這一數字為3917億元。隨後逐年攀高,直至2017年後的風雲變向。

接連傳出招商局、深投控及部分外資有意接盤的消息中,這份股權交易轉讓信息披露了進一步的消息:

同年,中天金融(000540,股吧)通過旗下子公司貴陽金控以20億元收購中融人壽20%股權。隨後的多次增持,中天金融持有中融人壽股權近40%。待價而沽的保險牌照,中天金融付出的價格是可以想象的。僅以20億元持股20%股權計算,這張牌照價格達到100億元。

以下為《今日保》昔日舊作——如今讀來紋理依舊。

這一次出售幸福人壽股權,異曲同工

此外,背靠信達乃至建行,幸福人壽在過去的經營中也積累了一定的業務資源和銀行合作關係。

除了回歸主業的原因之外,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中國信達也有剝離收益欠佳的子公司的意願。這家名為「幸福」的險企,曾是其業績「不幸」的根源。

目前,幸福人壽凈資產為58.30億元、2018年總資產近700億元。持股14%的三胞集團位居第二大股東,由於債務危機,所持的幸福人壽股權顯示為凍結、質押狀態。另三胞集團高管也曾表示,未來不排除出售可能。

這一年,幸福人壽凈虧損額高達68.28億元,為行業「虧損王」。拖累中國信達當年股東權益回報率ROE僅為8.32%,較2017年下降了5.5個百分點。

即便以全部實繳的101億元的註冊資本金計算,對應的數字也在51億元。如果計算溢價?這一次給出了價格75億元。以下是幸福人壽主要財務指標:

如此邏輯似乎很好的解釋了先後拋售信達財險、幸福人壽股權的邏輯。事實上,中國信達2016年出售信達財險控股權時,該公司7年累計虧損約9億元。

熟知人身險經營者可知:壽險公司的經營是個嚴謹、慢熱的過程,強調的是內涵價值,比拼的是保費結構、產品久期,是風控、兩核技術、渠道基礎、續期能力、精算研發、IT實力等保險底蘊,這一點恰是相當部分中小公司欠缺的。尤其是資產負債崛起的公司,更是欠債嚴重。

相對吸睛力十足的巨虧、股權轉讓、信達先後兩讓保險公司控股權,《今日保》更為關注的是幸福人壽今日結局之因果,進而關注誰是接盤俠?國企回歸主業、房企與互聯網企業或主動或被動的謹慎斟酌,誰又有能力拯救泥沼中的「幸福人壽」?

成立十多年來,幸福人壽不斷完善治理架構,形成以壽險、健康險、意外險為主的產品體系,建立起個險、銀保、團險等多元化銷售渠道,搭建了覆蓋全國的營銷網絡,積累了一定的有效客戶,成為了具備基本的壽險運營支持和客戶服務能力的中型壽險公司。

2018年年報顯示,該公司的投資收益僅有13.12億元,對比2017年的50.5億元,同比下降達74%。幸福人壽相關負責人把巨虧業績原因歸於「2018年的權益市場下跌,公司權益投資大規模損失導致」。

成立的最初8年間,幸福人壽一直處於虧損狀態。2009-2014年間分別虧損:2.5億元、4.5億元、7.4億元、7.9億元、7.5億元、3.9億元,合計33.6億元。

期間,中國信達相繼成立幸福人壽、信達財險,成為四大AMC中在保險領域布局最深者。

回到一個最根本的問題:一度炙手可熱的保險牌照,且又是一張全國性的壽險公司價值幾何?

遺憾的是,好光景曇花一現。伴隨監管政策的調整,萬能險迎來當頭一棒,中小險企的資產驅動負債模式漸到終點。

今日关键词:统一换发记者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