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3精准预测网-4399i小游戏-砀山新闻
点击关闭

“-不是一个标准的全球化会适应全世界-砀山新闻

  • 时间:

一起乐队吧道歉

華為“心聲社區”今日(16日)刊登了該公司創始人任正非於10日接受《經濟學人》的採訪紀要。 在採訪中,任正非介紹了今年前8個月華為的財務表現,收入累計增長19.7%,利潤和去年持平。談及利潤沒有增長的原因,他解釋說,主要是戰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華為增加了幾千名員工,都是高素質人才,來修補被(美國)實體清單擊穿的“洞”。 “現在從5G……到核心網,網絡的“洞”我們已經補完了。我們在9月18日將要發佈昇騰AI集群,1024節點,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任正非說道。 他還向《經濟學人》確認,華為可以許可技術和工藝轉讓給西方國家,許可別的西方國家也生產同等的設備。任正非強調:“只是技術秘密,不可能連員工都轉讓了。” 以下為採訪紀要全文,內文有刪減: 1、《經濟學人》北京分社社長、“茶館”專欄作家David Rennie:任總,您是一名非常重要的全球商業領袖。因此,在提出其他華為相關問題前,我們希望先問您一個關於全球化、關於技術給全球化帶來哪些挑戰的問題。你們現在有許多大公司所銷售的產品和服務只有在建立起高度信任的世界才能發生,因為你們銷售的不是網球鞋和網球拍,而是自動駕駛汽車或醫療設備。從全球化的角度看,針對這類產品進行交易需要建立在終生信任的基礎上。但像中美這樣的國家相互之間很難產生信任。這個問題能解決嗎?應該怎樣解決?我們想聽聽您的看法。 任正非:歡迎你們直爽提問,我也會非常坦誠地回答問題。 經濟全球化對整個人類有非常大的好處,因為它對資源的優化配置和降低服務成本具有極大意義,因此會推動社會的進步速度加快。經濟全球化是西方社會先提出來的,西方的指導思想是:西方提供先進的技術和設備,發展中國家提供原材料和低端勞動,這樣來進行全球化的經濟貿易。但是西方沒有想到,發展中國家從低端生產開始,也會逐漸走向高端。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西方碰到了嚴重的經濟危機,這個經濟危機就是勞資衝突。西方經濟學家提出一個理論“高工資、高物價、高消費”,在短時間內解決了西方的困境,實現經濟的高速發展。直到上世紀末,數十年間,西方社會發生迅猛的經濟增長。這個經濟模式的基礎是必須要有高收益,如果沒有高收益就無法完成高收入分配。發展中國家雖然提供了廣大的市場,但是發展中國家也會有大量商品進入發達國家,發生這種衝突和矛盾,不是全球化本身的問題,而是兩個發展機制之間應該進行正確的協調。 單單就歐洲和中國的關係來講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中國要履行WTO承諾,大規模開放服務業、製造業……。最近這兩年開放速度加快了,比承諾晚了一點。英國和歐洲在服務業上經歷了幾百年積累,有充分經驗,中國也有極大需求,如果歐洲服務業大規模進入中國,有利於中國的社會進步。中國用產品從歐洲賺回來的錢,歐洲用產品與服務再從中國賺回去,這樣有利於財務平衡。比如,中國的汽車稅收將用五年時間降到非常低的水平,英國和歐洲的汽車是世界上質量最好的汽車,日本的汽車是最經濟實惠、又質量優良的汽車。所以,現在全球化中出現的問題需要磋商,一件一件去實現解決。不是全球化本身錯了,而是機制在新環境下出現了一些問題,但是沒有坐下來好好去協調。 再比如俄羅斯,如果當年歐盟接納俄羅斯加入歐盟,俄羅斯的能源、西方的機械設備交易,估計至少不低於一萬億歐元,這些經濟注入到歐洲,有利於歐洲解決內部貧富分化的矛盾。 我曾經與奧斯本和卡梅倫有良好溝通。當時奧斯本把英國稅收降到21%,並不影響英國的財政,為什麼?領救濟金的人需要有條件領取救濟金,必須去找工作,要麼做一些公共服務,比如照顧孤寡老人、公共衛生等。減少的稅收收入和減少的社會福利開支是相等的,所以英國很平穩。特蕾莎政府繼續宣布把稅收降到17%,英國的一系列政策是英國重新成為投資中心的基因。所以,要在不斷自我調整中適應全球化,而不是一個標準的全球化會適應全世界。這是我一點不成熟的看法。 2、David Rennie :我知道我的同事有很多關於華為的問題。您剛才提到歐洲和日本等國家如何看待經濟全球化,但唯獨沒有提到美國。鑒於目前的中美關係,您擔心全球化未來的走向嗎? 任正非:會。因為美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它本來是世界警察,維護世界秩序,世界的回報是接受美元作為國際流通和儲備貨幣,美國通過發行美元向全世界徵收鑄幣稅。如果美國繼續承擔維護世界秩序穩定的責任,它並不會吃虧。但是現在美國自己把這個機制破壞了,大家不再相信美國在維護世界秩序,也不相信美元是最可靠的儲備貨幣。當全世界對美國和美元的信任產生搖擺,美債和美股就會發生危機,這會引發美國內部產生巨大的經濟政治動蕩。 3、《經濟學人》倫敦商業主編Patrick Foulis:2019年,美國外交家做了很大的努力試圖說服美國的盟國不要使用華為設備。請問任先生,美國所採取的一系列行動現在成功了嗎?美國的這些努力對象主要是其核心盟國,比如英國和澳大利亞,但是似乎越南等國也面臨來自美國的巨大壓力,要求他們不要使用華為設備。美國的這一系列抵制華為的舉動現在有多成功? 任正非:首先,對於買不買華為設備,這是很正常的商業選擇,因為過去也有很多客戶不買華為設備,選擇過程中大多數是商業原因。但是選擇5G的時候,把5G作為一個政治因素、作為一個危險品來看待,美國可能看待錯了。對5G的選擇應該從有利於國家發展的角度,而不是政治角度。 我舉一個例子。一千年前,中國處於唐宋文明,當時中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清明上河圖的盛世形象不是虛構出來的,而是真實描繪。幾百年前,英國的哲學和社會制度促進了工業革命,英國人發明了火車,還發明了輪船,而中國基本還是馬車,馬車的速度比火車慢,載貨量比輪船低,中國就落後了。英國成了世界上的工業強國,把工業品賣到了全世界,對各國的社會進步產生了巨大影響,至今全世界有2/3的人口會講英語,這就是速度決定了社會進步。 5G是一個高速度、高帶寬、低時延的信息聯接技術,代表了信息社會的速度,誰掌握了速度,誰就會快速前進。在信息社會中,放棄了速度,放棄了對優秀信息聯接技術的選擇,也可能使它的經濟減速。 英國人民是非常聰明的,英國大學也是世界最優秀的,如果要重振工業雄風,一定要在信息社會中掌握高速度。光纖網絡、基於光纖網絡的5G技術,它可以聯接超級計算機、超級存儲系統,支持人工智能。如果人工智能可以讓現有產能提升十倍效率,那麼英國就變成幾億人口的工業大國。我說“提升十倍效率”是隨便說的,在極端情況下,提高百倍、千倍效率也是可能的。人工智能的鼻祖是圖靈,他是英國人;克隆小綿羊多莉的也是英國人。如果基因技術和電子技術融成一個技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不可想象。英國有極大的振興空間,速度決定了英國是不是會走向勝利。 4、Patrick Foulis:我想問問關於過去幾個月華為的情況以及美國的打壓對華為有哪些影響。能否談一下自今年5月份華為被加入“實體清單”以來,你們的財務表現如何?會不會由於“實體清單”事件帶來收入下滑? 任正非:到今年8月份,我們的收入累計增長了19.7%,利潤和去年持平,沒有增長。收入增長率在遞減,年初是30%左右,年中是23%,8月份已經是19.7%了。利潤沒有增長,主要是戰略投入在大幅度增加,我們增加了幾千名員工,這些員工都是高素質人才,比如一些天才少年、應屆畢業的博士,他們來主要是要修補我們被實體清單擊穿的“洞”。現在從5G……到核心網,網絡的“洞”我們已經補完了。我們在9月18日將要發佈昇騰AI集群,1024節點,這是目前全世界最快的人工智能平台。 現在實體清單打擊對我們有影響的是終端,終端的“洞”還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補好。 Patrick Foulis:現在海外消費者業務是不是在萎縮和下滑? 任正非:之前終端在海外出現了下滑,下滑的速度在減慢,10%左右。 5、Patrick Foulis:這個月再過一段時間,你們將推出華為Mate 30系列新手機。Mate 30系列有沒有安裝安卓和Google應用?現在是什麼情況? 任正非:沒有預裝Google的GMS生態系統。 Patrick Foulis:那我還要問個問題。如果說華為的這款手機並不能預裝全套的Google應用,是否可以預測未來華為手機的海外銷量會大大低於從前?是不是意味着下半年,包括第四季度,華為在財務上會面臨比較大的打擊? 任正非:首先,我們還是想繼續使用安卓系統,我們和Google還是很友好的。如果美國政府不准我們使用,我們也有替代方法,但是如果要進行替代,需要兩、三年時間才能完成。所以,終端海外銷量在這段時期有所下滑,我們認為是正常的。除了生態應用以外,我們的手機還有很多特殊的優質性能,因此我們認為還是會有客戶喜歡和接受我們的產品的。9月19日在慕尼黑髮布Mate 30手機,要根據那時的發佈情況來看,裏面裝載了什麼東西。 Patrick Foulis:在華為準備推出自己的操作系統期間,您覺得有沒有可能出現虧損? 任正非:不會。增長會放慢,但是不會虧損。 Patrick Foulis:假如說我是負責Google公司的,華為最終在全球推操作系統,作為Google會多擔心呢? 任正非:Google還在不斷說服美國政府許可我們使用它的生態系統,我們和Google在這個問題上是一條心的。我們的操作系統最初並不是針對手機開發,而且Google的操作系統是開源的,我們還會繼續使用。美國限制我們不能使用的是Google的GMS生態系統,涉及千萬家合作夥伴,華為也不可能一、兩天就能替代完成。如果美國政府批准我們繼續用Google生態系統,其實就是美國公司壟斷了世界;如果美國政府不批准,美國公司在世界上的競爭力就削弱了。 6、Patrick Foulis:我們知道您的工作之一是要重建信任,華為公司有沒有考慮在重建信任方面提出一些激進的選項或者方案?比如說把中國市場外的部分5G業務賣給其他公司,有沒有考慮這樣一些激進方案調整公司架構,從而重建信任? 任正非:我們不太可能採用引入外來投資者的方案,因為投資者的思想方式以盈利為中心,而我們公司是理想高於投資利益。至於技術是不是可以許可轉讓給西方國家?可以。不是部分,可以是全部。華為的理想是“為全人類提供服務,努力攀登科學高峰”,有更多人來一起完成,符合我們的價值觀。因此,能否許可別的西方國家也生產我們同等的設備?可以的。 Patrick Foulis:跟您再確認一下,您說的轉讓是把某些區域的5G業務賣出去,還是指技術許可? 任正非:技術和工藝都可以許可,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再研發。 Patrick Foulis:這種模式下,華為員工和相關的設施、場地一併轉讓還是只是知識產權? 任正非:只是技術秘密,不可能連員工都轉讓了。

今日关键词:北京大兴机场投运